建了一个歌单叫“沉迷吸蝙 无法自拔”

网易云音乐上建了一个歌单叫“沉迷吸蝙 无法自拔”,大多数是同人歌曲或者歌中提到老爷的或者其他相关的,并不是全部,只是按着自己喜好来了。www不定期更新:

http://music.163.com/#/m/playlist?id=780692178&userid=421076438

私心打个超蝙超蝠TAG,因为有很多首歌曲,比如Kryptonite什么,咳,都懂的。好多歌曲在提到老爷的同时都会提到大超,反之亦然。【X】

手机端无法复制的请见评论地址,或者我的网易云音乐ID:Ling_铃歌。一起听歌吼!【比心】

预购了Telltale Batman,等了好久Steam终于可以下载,但由于这一部不支持手柄,键盘操作大招是shift+E/Q屡次切换输入法,然后……
老爷被一扳手抡死了……
一扳手抡死了……
抡死了……
死了……
了……
防弹蝙蝠衣抵挡不了一个扳手……感受到我疯狂按Q的绝望了吗?OTL

这一部的老爷的小尖耳朵好可爱!【重点错】另外,【删除】王牌特工【删除】布鲁西倍儿帅气~❤还被丑爷送了小熊慰问卡哈哈哈!表情超棒!【X】


剧透:卢修斯居然!挂了?!他女儿是要接班的节奏!?

【杂谈】谈谈抄袭这件事

想起很久以前混某圈发生的事情了。后来对二次元看得很淡封笔好久,再后来步入职场,发现抄袭简直防不胜防。

林朵:

抄袭是文创行业绕不过去的一个坎。



无论写作、绘画、音乐还是游戏,总有原创者辛辛苦苦创作出一部作品,汗都还没来得及擦,就看见自己呕心沥血的作品被偷了去,或简单或繁复地包装打扮一番,就成了别人家的孩子,别人家的聚宝盘。



对于创作者而言,这绝对是一场可怕的噩梦。



而这场噩梦的名字叫做抄袭。



但在被抄袭者深感痛心的同时,许多看客却不以为然。他们也会觉...

《Taboos》 Part 9、10【完结】

注意:

1、不义联盟2超人结局同人, OOC,三观不正,本章狗血至极。插图是乱涂的,想开新脑洞所以赶工粗制滥造,求轻喷。

2、【】内的歌词节选自Chris Garneau的《Over and Over》,翻译来自网易音乐此歌翻译,感谢译者,侵删。日常推歌。

3、本章肉不合时宜,建议在此观看清水版本。要肉请移步微博完整版→点这里←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【And it's all, all, all,all, all up to me now.

Leave me be, be, be, be, be I am through.】

【这一切的一切现在都由我决定

就请你就此离开我吧。】

 

也许是明天早上,或者后天早上。只有我一个人开着你的车,带着你的行李,载着你的尸体,不知道要去哪里。

 

    ——Superman X Batman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Taboos》 Part 9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he End

      ——— by Ling_铃歌———

 

黑色的便携式电脑撞上后车窗摔落在后座,屏幕擦过箱子角而裂开一道长长的痕。布鲁斯望着卡尔因暴怒而扭曲的脸,神情有些恍惚。

身体从漫长的昏迷中慢慢清醒,疼痛愈发明显。他想起来了,那些被他遗忘的部分,他不愿意想起的那部分。

 

卡尔倒了他的药,弄伤他,强暴他。

“你找到我,就是为了我的血!”卡尔的冲他咆哮着,“你跟踪我!接近我!布鲁斯!”

他甚至到现在还在怀疑他。

右手腕骨应该是裂了,布鲁斯强忍疼痛扭动手腕从手铐中挣脱出来。但是卡尔扯住了他的衬衫,他再一次撞在前座的椅背上,绷紧的衣料牵动了肩膀上的伤口,布鲁斯轻哼一声。

他不再是克拉克。他不是。
“如果我没有找回记忆,是不是早就被抓去实验室了?”卡尔冷笑着抬起双手掐住布鲁斯的肩膀,愤怒让他的双手颤抖着,“布鲁斯·韦恩的秘密实验室?解剖?还是放血?”

“冷静点!”布鲁斯挥开卡尔箍在他肩膀上的手臂,手铐掉在车内的厚地毯上,发出沉闷的响声。“如果我是为了你的血,我早该在第一天就实施它!”
“你一定在酝酿什么阴谋!我无法相信你!”卡尔从前座挤过来,一下子扑在布鲁斯身上,后座狭小的空间充斥着压迫感。“告诉我,怎样联系戴安娜和亚瑟他们?你一定知道!”
“他们早就被俘,关押到你永远进入不了的地方。”布鲁斯扯出一抹嘲讽似的笑。“战争已经结束了。”

“他们在哪儿?!”卡尔将车窗打开,雨水飘落在布鲁斯苍白的脸上。他威胁道:“如果你不说,我就把你丢出去,让你在这种地方自生自灭!”

布鲁斯笑得更深:“你只不过是想要在我身上发泄你的怒气。我从来都不怕死。”

“我可以把你带着路上慢慢折磨,直到我找到戴安娜他们。”卡尔的声音在颤抖,因为愤怒或者别的什么。“你去堪萨斯,那里一定有你的秘密。那里究竟有什么?反抗军的基地吗?”

“是又怎样?我原本就是要把你送去那里关押起来。”有雨水沿着脸颊划至嘴角,被布鲁斯戏谑似的舔去。他喘息着,眼睛里依然充斥不屈。“你对我的每一秒折磨,都能让我早些解脱。反正,我总是要死的。”

“闭嘴!”卡尔用力按住布鲁斯刚恢复自由的手腕,几乎要在上面留下又一圈青紫。

 “何况,你以为你还能翻转局势吗?”

“我说,闭嘴!”

 “你以为,他们还会臣服于现在的你吗?”

 “不要激怒我!”

“卡尔·艾尔,你以为我会害怕吗?”

卡尔的心脏跳动得很快,他粗粗地喘着气,好像他才是被压制的那一个:“怎么了?不再叫克拉克了?”
“我之前就说过,我前往堪萨斯是为了参加朋友的葬礼。”布鲁斯虚弱地扯了扯嘴角。

他成功激怒了卡尔。布鲁斯被一记遏制不住怒意的重击打偏了脸。

卡尔的拳头还保持着紧握的弧度,却抖得快要支撑不住。布鲁斯的颧骨处泛出淤紫,在苍白无血色的脸上愈发明显。

 

这不是他想要的。他在用怒意掩盖自责。他把怒气撒在布鲁斯身上,谩骂他,诅咒他,折磨他,企图掩盖他在慢慢杀死他的事实。

也许他的愤怒,不是因为布鲁斯要用他的血,而是布鲁斯即使有方法,也不愿意伤害别人来救自己。

这个从来不顾及自己的混蛋。

卡尔的语气软了下来,他捡起手铐将布鲁斯完好的左手拷在车门上:“我也说过不要激怒我。”

布鲁斯吐出一口血沫,他抬眼瞪向卡尔:“你知道……我嘴里备有一颗微型炸弹,如果你不放开我,我现在马上启动它,我们都别想活。”

卡尔皱了皱眉:“你总是这样。我知道你恨我,可你不该用自己的性命开玩笑。”

“恨你?你杀了那么多人,我的朋友,甚至是亲人。”布鲁斯咧开嘴,鲜血从他的唇齿间滑落。“你以为我不想恨你吗?你以为我不想吗?!”

卡尔神色复杂地看着那双写满倦意的眼睛。布鲁斯的脸伤痕累累,狼狈不堪,但他从未停止斗争。

“现在,开车去堪萨斯。”布鲁斯气喘吁吁地靠在车门上。“如果我发现一点偏离路线的痕迹,我就引爆炸弹,那你永远也无法找到你的朋友了,卡尔·艾尔。”

 

【Not my fault.

You said so.

You said it over and over.】

【这并不是我的错

你这样说

你一遍又一遍地重复。】

 

他又从昏迷中醒来,自己是什么时候失去意识的?布鲁斯听见雨滴打在车窗上的声音,车内的灯光依旧昏暗。

应该还没多久吧。

眼前的景象渐渐清晰起来,布鲁斯发现卡尔正挤在他身边,手里拿着一支蝙蝠镖放在打火机上慢慢炙烤,锋利的刃反射着车里昏黄的灯光。

布鲁斯昏沉的头脑一下子清醒了,他瞪着卡尔,眼神充满戒备。被拘禁起来的左手徒劳地握着拳,他尽量放松身体迎接即将到来的痛觉,目光游移着在身边寻找能作为武器的东西。

卡尔打算做什么?折磨他,或者杀掉他。无非是这两种。

他一定是发现我嘴里根本没有炸弹的事实了。布鲁斯紧张地想。

卡尔却用蝙蝠镖慢慢划过手掌,血珠从破开的皮肉中涌出来,他一手扶着布鲁斯的肩膀,将手掌上的血滴入他的嘴里。

“喝下去。”卡尔说。

布鲁斯难以置信地望着他,鲜血在他的唇上晕开瑰丽的红。

“喝下去!”卡尔用手掌捂住他的嘴,血腥味弥漫在口腔里,布鲁斯难受得干呕起来。

“你疯了!”布鲁斯挣扎着吼道,“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!我们到现在还尚未得知究竟要怎样利用氪星人的血来治疗!那只是一份无法付诸实践的医疗报告!”

“那又怎样?”卡尔平静地看着布鲁斯,“我不在乎。如果一路上能遇到医院,我们再尝试输血。”

 

我只知道你不能死。

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救你成为了我的一种习惯,一种本能。

“你真的疯了!”布鲁斯红着眼睛,靠在座椅上轻喘着,“你还不明白吗?你现在是人类!就算把身体里所有的血液都输给我也无济于事!”

“我说了我不在乎。”

布鲁斯望着那双天蓝色眼睛里的坚定,几乎是惊惶地摇头:“卡尔·艾尔,你到底什么毛病……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“因为……因为你还有用处。”卡尔转过头去,布鲁斯看不清他的表情。“你现在……还不能死。”

 

【And I can feel the days,

but I'd like tosay,

remember thedays when we used to?

But I don't feelthem over and over.】

【我能感受到那些日子

但是我想说

你还记得我们曾经在一起的日子吗

但是我们却再也不会一次次回想。】

【It's not my fault.

You said so.】

【这并不是我的过错

你又这样说】

 

他感到恶心。他控制不了地打着冷颤。

没有药,他在发低烧。

几天以来,布鲁斯失去意识的次数越来越多,昏睡的时间也越来越长。他在混沌之间似乎感受到谁的手覆上他的额头,有人在他耳边低语,给他喂水,甚至有人在亲吻他。

那么温柔,是谁呢……

可能是阿尔弗雷德,可能是母亲,可能是一个想不起名字的人。

 

“克拉克……”布鲁斯低喃着,“……克拉克。”

“我在这里,布鲁斯。我在这里。”卡尔将额头抵上他的,因为连日不停赶路,他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,一闭眼就火辣辣地疼。

“日出……”布鲁斯微笑起来,半眯着眼睛盯着车顶。“你看……真美啊。”

卡尔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,可是那里明明什么都没有。

只有窗外肆虐的暴风骤雨。

“什么?布鲁斯?”

“……谢谢你……”布鲁斯说着,闭上了眼睛。

卡尔将矿泉水瓶递到布鲁斯嘴边,可是他咬紧牙关,无意识地疼哼着,水滴从他的唇齿间滑落。卡尔打了个激灵,他愣愣地看着又陷入昏迷的布鲁斯好一会儿,转身用蝙蝠镖划开手臂。他的手臂上交错着数道伤痕,新的血痕匍匐在那道金氪石匕首划出的长长的旧疤上。

鲜血一下子冲出来,卡尔吮吸着自己的血,然后轻轻扳过布鲁斯的下巴,堵上他的唇,将自己的血慢慢地渡入他口中。

这个绵长的吻充满血色的腥味。血液在唇齿间晕开,在布鲁斯的嘴角流下一抹浅浅的红。

 “布鲁斯,我们已经快到堪萨斯了。”卡尔抚摸着他的脸,“再过两天,我们就能到斯莫威尔。”

布鲁斯紧闭着眼睛,气息奄奄。

“你说你要把我关押在那儿,我当然不会让你如愿。”卡尔知道他听不见。他抱着布鲁斯,在他的前额留下一个吻。

“我会把你送到反抗军那里,然后我会走,离你远远的……你那么恨我,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再见了。”

布鲁斯出了许多汗,身体因疼痛而轻微颤抖着。额角的纱布甚至沾上了汗水,被卡尔用毛巾轻轻抹去。

“可是你现在不能死。”卡尔轻声道,他突然哽咽住了。

“不要死,布鲁斯。”

“布鲁斯……”

 

连日来的阴雨让路途变得漫长。因战争而损坏的公路泥泞潮湿,有些甚至坑坑洼洼没有了去路,卡尔为此不得不绕了很多道。

引擎熄火了,窗外暴雨如注,雷声大作,闪电劈开漆黑的夜空。

卡尔突然觉得茫然,他睁大了眼睛盯着车窗外的黑夜,它似乎是一只黑色的猛兽,拦住了他们的去路。

他和他斗争了这么多年,他从来没有想过,如果布鲁斯死了会怎么样。

卡尔握紧方向盘的手一阵刺痛。

伤痕累累的布鲁斯,他的脸沧桑而充满悲痛。他不想要他死,他要他站在他身边,支持他,认可他。卡尔一下子失去了目标。他开始空虚,开始迷惘,开始害怕。

这辆车就是一座孤岛,他和布鲁斯就像两个被困在孤岛上的人。

 “……”

卡尔听到身后隐约传来声音。

他急忙停下车,爬到后座去查看布鲁斯。

布鲁斯的双眉紧紧皱在一起,脸色惨白。

“父亲……”他呢喃着,声音飘散在暴虐的雷雨声里。“母亲……”

“布鲁斯?”卡尔抚摸着他的脸,不同于前两日的低热,布鲁斯的额头烫得吓人。“你听得到我吗?”

“阿尔弗雷德……”

“布鲁斯?”卡尔轻轻摇晃他的肩膀,布鲁斯的汗水浸湿了衬衫。

“克拉克……”布鲁斯的眼睛睁开了,双目无神,“克拉克……”

那双眼睛渐渐聚焦,像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愣愣地看着卡尔。几秒后,布鲁斯的眼神变了。又是那种浸透恶毒的厌恶,和孤独堡垒时一模一样,令人心寒。

卡尔觉得熟悉,永远不会忘记。

布鲁斯直直地盯着卡尔,不发一言,车里的电子钟显示他至少昏迷了24小时。他发现手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取下了,双手手腕上都裹着纱布。

卡尔收起了焦急的神情,他为布鲁斯盖上一条毛毯,转身冲进了雨里。发动机缸体内进水了,幸好不是点火系统发生短路。卡尔庆幸着拆下火花塞,上车发动车子将排气管里的水排出。

布鲁斯静静地看卡尔忙碌。他觉得自己的头脑异常清晰,不同于前几日的浑噩无力。

我应该是快要死了。他突然打了一个冷颤。

 

卡尔阖上车盖,再次上车的时候听到布鲁斯低沉的声音从后座传来:

“……你还没杀我?”

“我暂时没有兴趣。”卡尔头也不回地说。他重新发动车子,在雨夜继续向前行驶。“你还有用处。”

布鲁斯沉默了。

 

过了一会儿,卡尔听到后座传来一声几乎轻不可闻的叹息。

“如果能再见克拉克一面,就好了。”布鲁斯轻轻地说。

 

卡尔张着嘴,却不知道怎么回答。过了好一会儿,像是思索了很久,他才小心翼翼地喃喃道:“你不要再骗自己了,布鲁斯,我就是克拉克。”

没有回答。

“布鲁斯?”他惊慌地回过头。

那人的头歪在一边,脸颊靠在毛毯上,胸口还在微弱地起伏,像是睡着了。

一段时间之后,窗外的雨声渐渐变小了。

卡尔疲惫不堪地将车靠边停下,从车座椅下边拾起那台电脑,屏幕上歪歪扭扭的裂痕正嘲讽似地盯着他。卡尔按下电源键,发现在桌面边角的地方,有一个他先前没有点开过甚至丝毫没有注意过的未命名文件夹。

“晚上好,肯特先生。”机械女声传来,卡尔惊讶地发现电脑自动扫描了他的视网膜。

那个文件夹打开了,只有一个文档,修改日期是一周前,卡尔尚未找回记忆的时候。

卡尔点开它,上面仅有短短几行字:

“克拉克:不要花费时间寻找我,我的旅程已经结束了。黑色行李箱里有一个盒子,里面有一些证件,几张信用卡和一些现金。照顾好自己。”

他又将文档向下滚动,末尾的地方有一行字,看来是写了之后忘记删掉、被遗落的句子,或者说,是布鲁斯打算再次修改的句子:

“很高兴和你一起在斯莫威尔看日出。”

 

戛然而止。

 

堪萨斯根本就没有什么反抗军基地。

布鲁斯想和克拉克看一次日出。然后他就会消失,在一个没有人找得到的地方孤独地死去。

他一次又一次地激怒卡尔,想让自己成为他手上的又一名受害者。

他宁愿让卡尔恨他,也要唤回克拉克。

你是多么自私啊,布鲁斯。

 

卡尔阖上电脑,握紧了方向盘。

如果他还有超能力,如果他能再开快些……

他从未如此憎恨自己。

黎明如此寂静,朝阳自东方四散,光从天际的一边照来,久违太阳渐渐自远方低矮的山头爬升。

阳光已经无法为我提供能量了。卡尔筋疲力尽地想着。但他依旧打开车门,让全身沐浴在阳光里。耀眼的阳光照进卡尔的蓝眼睛里,刺痛了他的眼睛,令他竟抑制不住流下了泪水。

斯莫威尔到了。他闻到玉米田馨甜的香气。

战争中制作的简易金属路牌倾斜着,红色油漆涂抹的字母像鲜血一样铺张开来,在太阳下折射着刺眼的光。

“我们到斯莫威尔了,布鲁斯。”卡尔迫不及待地跳下车,打开后座车门,倾下身子轻轻唤道。

“布鲁斯?”他的声音抖得几乎变调,带着几近崩溃的绝望。

后座上,布鲁斯的头歪在一边,卡尔托起他的脸,发现一道血印从他的鼻子里蔓延出来,在毛毯上沾湿了一大片暗红,早已经干涸。布鲁斯躺在那儿,没有呼吸。

 

 

那天,卡尔抱着布鲁斯渐渐冷却的身体,在斯莫威尔种满玉米的道路旁坐了很久。

 

END。

 

想看BE的小天使们可以撤了。如果想看HE的请继续。向玩多结局的官方学习←_←。

但是,HE是真结局。

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Part 10:HE,剧情狗血僵硬,建议结合番外食用以了解卡尔的内心变化。

 

布鲁斯醒来了。

他好像经历了一段很长的梦。梦里,他见到了那些一直以来都渴望再见的亲人,他的母亲抚摸着他的脸,他的父亲拍着他的肩膀,阿尔弗雷德站在他面前叮嘱他,迪克朝他笑……

还有克拉克,克拉克沐浴在阳光里,他的红色披风飘在身后,他的眼睛和天空一样蓝,他回头笑着朝布鲁斯伸出手。

我从来不知道原来死亡是那么美好。

布鲁斯伸出手去,可是他的手指却穿过了克拉克,他的身体在不断下坠,他离克拉克越来越远。

不。

克拉克。

不!

他坠入了黑暗,那腐败的温柔吞噬了他。

 

他的耳边响起了仪器运行的滴滴声,以及机器的轰鸣声。

他睁开了眼睛。

我现在在哪里呢?

头脑昏昏沉沉,他惊恐地发现头顶是孤独堡垒高高的水晶穹顶。

他一下子坐起来,发现自己正一丝不挂地躺在医疗舱里,他的手背上插着针,连接着上方的吊瓶,他在输血。

超人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,神情沮丧,狼狈不堪。他的手里攥着那把金氪石匕首,手臂上满是刀割的痕迹。几道暗红的血从他的手臂蔓延到手指,血液滴在他脚边,看起来已经凝固了很久。

那双愣神的蓝眼睛却在看到布鲁斯的刹那明亮起来。

布鲁斯戒备地看着他。

“布鲁斯!你……你感觉怎么样?”卡尔快步走近,小心翼翼地问。

“我还没死。”他冷冷地回答。

卡尔看起来很紧张。

布鲁斯打量着他。蓝色铠甲,红披风,卡尔·艾尔。

是不是时光倒流了?他又回到了那个被强暴,被凌虐的时候?是不是那段旅程是一段梦?或者说,眼前的景象是梦?

“我的能力恢复了。”卡尔轻声解释,他非常紧张,甚至有些语无伦次。“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我抱着你坐在路边,突然……我……我发现我又能飞了……我带你回到孤独堡垒,这里……这里没有人来过的样子。”

“你在质问我吗?我在离开前加强了堡垒的警戒,没有人可以进来,除了我和堡垒的原主人。”布鲁斯深吸一口气,面无表情地说。“如果你想杀我,超人,我劝你趁早这么做。”

“布鲁斯,你明白我救了你,就一定不会再伤害你。”

“然后呢?”布鲁斯问道,抬眼斜睨着他。“再用布莱尼亚克的技术把我囚禁起来吗?”

卡尔看着他,沉默。

布鲁斯将针头拔掉,医疗舱显示他的身体完全健康,细胞没有任何癌变的现象。堡垒的主机应该还保留着他的指令,卡尔无法在短时间内破解他埋下的程序。

“堡垒,一套蝙蝠装。”

大厅角落里的一个机器人转身离开,不久就送来一套完整的蝙蝠装甲。布鲁斯依然坐在医疗舱里瞪着卡尔,似乎在防备他。

“我们打个商量吧,布鲁斯,我知道蝙蝠侠喜欢与人讨价还价。”卡尔在地上坐下来,平视治疗舱里的布鲁斯。

“我不喜欢讨价还价。”布鲁斯反驳道。

“我……我不再成立政权,不会再管那些事情,但如果有人需要超人,我会出现,和……和以前那样。”

“我知道你不会轻易放弃,超人。”布鲁斯狐疑地皱眉。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“作为交换条件,你的余生要待在孤独堡垒,待在我身边。”卡尔说。

“这不可能。”布鲁斯打断他,语气充满愤怒。“你疯了?你到底在提什么幼稚的要求?”

像是怕被误解,卡尔急切地辩解:“我会陪你出去的,如果你想,什么时候都可以,只要你要待在我身边。”

“你真是不可理喻,你休想再……”

“我们去夏威夷,去斯坎迪维纳半岛,只要是你想去的地方,我们都可以去度假,只要是你想要的,我都可以给你。”

“超人……”

“觉得我可能会找机会违约?好,如果你想,我也可以永远不踏出孤独堡垒。”卡尔的手扒上治疗舱的边缘,他前倾着身子,可他却看到布鲁斯眼底的恐惧与愤怒。

“卡尔。”

“你可以监视我,你可以在我身体里装上氪石炸弹!你满意了吗?!到底要我怎么样你才能待在我身边?!!”卡尔痛苦地扯着自己的头发,“拉奥啊!这么多年来你为什么不愿意听我的话?!为什么要忤逆我?!”

“卡尔·艾尔!你清醒点!”布鲁斯朝他大吼,声音却带着颤抖。“我不是你的所有物!你无法再囚禁我!”

“布鲁斯……布鲁斯。”卡尔跌坐在地上,看着布鲁斯起身穿上蝙蝠装,健壮的身躯曲线优美,肌肉匀称,只是皮肤上交错着新旧伤疤,多半是卡尔的杰作。

布鲁斯将头盔戴好,回头看到卡尔仍目光呆滞地坐在那儿,红披风被揉得乱七八糟压在身下。他蹙紧了眉头,瞥见卡尔手臂上狰狞的刀伤,几道伤口深入皮肉,一定流了很多血。即使是有太阳提供能量,金氪石匕首带来的伤口不会那么快就恢复。

 

他目睹了布鲁斯的死亡,又不顾一切地救活布鲁斯。他好像是疯了。

 

“我该怎么办……你……你连交易都不愿意吗……那……那就这样吧……”那氪星人双目失神,蠕动嘴唇缓缓呢喃着。

“克拉克。”布鲁斯在他面前单膝跪下,静静地望着他。

“我说过……我会抓到你,彻底囚禁你……”

“克拉克。”

“让你……让你生不如死……”

“克拉克,不要哭了。”

布鲁斯伸手,手掌覆上卡尔的脸,拇指轻轻拂去那滴泪水。

氪星人的眼泪,是和人类一样的咸涩,充满了悲伤的苦痛。

 

“我们不可能再回到过去了。”布鲁斯说着,转过身去,黑暗骑士的黑色斗篷在空气里甩出一个绝望的弧度。

 “布鲁斯,不要走!”卡尔惊恐地望着那个黑色身影向门外走去,他跪在地上,垂下眼不敢再看。“我不会再伤害你了!我保证!”

他听到门关上的声音。

“我需要你……布鲁斯……”他捂着脸,宽阔的肩膀像一面颓然坍圮的墙,几乎崩溃。“布鲁斯……布鲁斯……”

“克拉克。”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。

卡尔惊讶地抬起头,发现黑暗骑士正站在他面前。

 

“我永远不会放弃救你。”

 

真·END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不义超依然病着,而且依然病得很严重。不过经历了老爷的死亡之后,他应该会在老爷的陪伴下慢慢好起来的吧。

番外片段:

我叫卡尔·艾尔,我杀死了我最爱的人。

车外暴雨倾盆,我驾车在公路上行驶着,赶往堪萨斯州斯莫威尔小镇,车后座上躺着我奄奄一息的爱人。

不久之前,他还是我的敌人。

布鲁斯·韦恩,黑暗骑士,蝙蝠侠,反抗军首领,现在毫无防备地倒在后座上,他随时可能会变成一具尸体。

 

番外会补全这章没提到的,关于卡尔是如何救布鲁斯的情节,以及卡尔内心的变化。

备份三个超蝙脑洞

私心加了超蝙、超蝠的tag。那篇taboos快好了画个插图本周就能完结了,每次写东西拖的时间越长越不想写。奈何三次元最近实在忙,单位项目一个接一个全丢我头上不说,办公室心机男心机女还老找麻烦。
然而工作越多越浪的我开了三个超蝙脑洞却不知道写哪一个:

A.大多数时间只是普通人的超蝙,贫穷的小职员和首饰匠的职场辛酸事,尝遍生活酸甜苦辣,老夫老妻相互扶持,结局反转,类似于“原来我的舍友是亿万富翁”(不知不觉剧透)的HE,有车。

B.阿卡姆系列游戏世界观超蝙,定位于骑士陨落协议之后,失去布鲁斯韦恩身份的老爷寻找回他的超人,关于一名天天去某餐厅的男人的平淡故事,“就算我什么都不记得了,可是我仍然知道我...

一个现实引发的超蝙文脑洞

破文半个月内都更不了了...电脑坏了...码了一半的文都在电脑里...送去修至少半个月...今年坏掉的第二次...好心酸啊又是工作最最忙的时候...积蓄越来越少了...觉得生活快要维持不下去了......然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写一篇OOC的普通人的超蝙文...没有超级英雄,只有两个远离家乡的年轻人,合租在一间小屋子里,每月的工资支付房租伙食开销后所剩无几,同事们勾心斗角,上司们剥削苛刻,可是他们还是忙忙碌碌着,吃着廉价的外卖,笑着相拥而眠,只是在对方看不见的地方留下辛酸的泪水。
“对不起,布鲁斯,我只能给你这么多了。”
“我知道,你一直给我你最好的。”

有人要看吗???!!!!???!!!???

《Taboos》 Part 8

The Antidote


注意:

1、插图和正文关系不大…P1局部,P2车暗示,P3血腥版注意!画了很后悔…

2、不义联盟2超人结局同人, OOC,三观不正,有暴力、血、强制情节。赶工,粗制滥造,求轻喷。

3、【】内的歌词节选自HIM的《Gone With The Sin》(《与正弦函数同归于尽》),翻译来自网易音乐此歌翻译,感谢译者,侵删。日常推歌。其实和这章不大符合但太好听了。❤

——————

→ 点吧一点肉渣渣但还是怕被和谐 ←


——————

我考虑要不要删掉OTL

生病把脑子烧糊了画这样的图写这样的文?!

感谢配图啊啊啊好棒啊!小天使!【比心】(˘³˘)♡就是这种感觉!

这个人还说我把她拉进深渊,她开的脑洞虐的不要不要的还只撩不写,我也要催更!ヽ(#`Д´)ノ

Kagamine Rin:

@Ling_铃歌 的文《Taboos》Part6配图_(:з」∠)_(p2铅笔稿曝光效果😂)
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画面,大概心情有些复杂。。。
总之先表白大大(●'◡'●)ノ♥我有这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么喜欢感受到了嘛hhhhhhhhh
以及很不厚道的催更,不要继续沉迷男色(划掉)有空码字啊啊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《Taboos》 Part 7 : The Fighter

注意:

1、不义联盟2超人结局同人, OOC,三观不正,NC破车。赶工,粗制滥造,求轻喷。

2、【】内的歌词节选自In This Moment的《The Fighter》,翻译来自网易音乐此歌翻译,感谢译者,侵删。日常推歌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克拉克回来的时候看到车窗开着,布鲁斯正抱着电脑敲打键盘,双眉紧蹙,嘴角微微下撇。

“两小时,我还以为你迷路了。”布鲁斯打趣道,将电脑阖上。

克拉克注意到他脸上掠过一瞬间的慌乱。

这不像他。

“我想我找到今晚暂住的地方了。今天傍晚会下暴雨,也许不用那么着急赶路?”克拉克试探着问。

 “如果错过这里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填充补给...

《Taboos》 Part 6

注意:

1、不义联盟2超人结局同人,OOC,三观不正,NC破车。粗制滥造,求轻喷。

2、【】内的歌词节选自Ed Sheeran / Galantis的《Shape Of You (Galantis Remix)》,Galantis这个版本混得可好听了。翻译来自网易音乐此歌翻译,感谢译者,侵删。日常推歌。

3、十章内完结,下周内完结,实在不想再写了要好好画画。之后会整理一个无车清水版 OTL


↓↓↓破车↓↓↓

Part 6


————

什么Steam夏日特惠,感觉玩家们在G胖的微笑中颤抖。【手动再见】

1/14
© Ling_铃歌|Powered by LOFTER